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我很怀念我的高中
单纯而又美好
没有那么重的戾气
对生活对未来总是充满希望
从不会向现实低头
从来不懂什么叫现实

以前觉得
这一类型的歌都是无病呻吟
对现实不满对生活不满对爱情不满
大多数国语歌都很烂尤其是近几年
今天逛街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这首歌
觉得很熟悉就搜来听了
是what are words的翻唱
这首歌使我压抑很久的心情得到了释放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我对未来对生活都很迷茫
那种感觉就像打拳击
你的对手却是一个棉花做的人
那种无处发力的感觉
很糟糕
这种感觉快要把我逼疯
家里人的不理解和添乱
自己面对现实的无能为力
很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梦醒了
我回到了一年级的课堂
我可以从新开始

你想她吗

你爱她吗

你恨她吗

我恨她曾经给我那么多美好
我恨她曾经在我孤身一人时给我温暖
我恨她到最后弃我不顾
我曾活在深渊当中
暗无天日
甚至几度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
她的出现
让我对生活从新有了欲望
我忽然想好好的去很努力的活下去
当一个人长时间待在黑暗当中
那一丝光亮
真的像是一根救命稻草
她还是走了
也许是我推走她的
也许是我真的不如他

真的要彻底把她忘掉吗
我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即使她曾给过你莫大的希望也同样使你陷入更深的绝望
在当我想要下定决心时
也变得迟疑起来

就算已经过了这么久
我依旧无法原谅
我恨你
恨之入骨
在我最爱你的时候将我推进深渊
你几乎快要毁了我
并且杀死我
我希望你此生都不会遇到一个爱你的人
并且回到认识我以前的那种状态
我希望你能像毁了我一样毁了你自己
同样的
我也祝愿你
你的余生
你爱上的男人全是渣男
这样
在我们死去后在地狱中相见时
我才能得到一丝慰藉

七夕快乐
也祝我生日快乐

做为一个实在无聊的人
有时候会去思考一些很哲学的问题
我们今天的这一切
究竟是机缘巧合造成的
还是有人替我们安排好的
就像西部世界中一样
我们只不过是别人的玩物
也许
在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
你会说
我今天的一切
都是通过无数的突发奇想和无数的顺理成章所造就的
那么
是什么导致你的突发奇想呢
你脑海里说话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从我们出生起
在未来的那个漫长的时间轴上
我们经历过的所有的事情
我们所有的突发奇想机缘巧合
都是精确到秒甚至比秒更小的时间单位
在这漫长的时间轴上
到了那一个点
父母们一时兴起
做爱
受精
分裂
发育
出生
死亡
都是只是时间轴上上的一条条线段
我们的一生
也只是一条线段
因为没有人能抵御死亡
就像在武林外传中
吕秀才所说的
“我生从何来,死...

配图来源微博大神说

看了这篇类似于回忆的文章
很想写点什么

在人的一生中 最美好的爱情往往是中学时代的爱情——题记
还有两个月我即将迎来21岁
还有六个月我即将告别人生的最后一段校园生活
最近总是会想起以前高中的一些趣事
也许是因为前段时间高考
浓郁的气氛把我这个大学狗的思绪拉回了高中
在我整个的高中生涯中
一个名字很好的诠释了我这三年的生活
邓艺君
以前这个名字都不敢提起
就像夏洛克的the women一样
刚进高中时
作为全班的一个外地男生
我努力的在适应周围的一切
这一切包括了很多
气候 文化 食物等等和北方所有不一样的东西
高一的时候
我也有过喜欢的人
是一起打羽毛球时认识的妹子
在追求她的过程中
我并没有付出什么
当时不理解
以至于...

从今以后我决定了对自己好一点不再为情所累你回嗯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就去忙我自己的事了没事忙我就去听听歌去打打游戏或者去睡觉要控制体重了太胖了要省着花钱花钱大手大脚真的不是好习惯想干什么就干点什么想买什么皮肤道具有钱就买了过了这个年龄或者说离开了大学以后也没时间玩游戏了小时候总是得不到那个自己最喜欢最钟意的玩具长大了自己有钱了总该是要对自己好一点社交什么的自己能把握住尺度就好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让自己做的开心一点在开心的前提下凡事有度得不到的不强求得到的就好好真心万万不能再去做些傻事情趁着年轻趁着不用养家糊口趁着还有自由——自勉书

我最近在想
活着
快乐到底重不重要
大多数人告诉我
抽烟不好
要我戒烟
说这句话的
不是不抽烟的就是戒烟的
我去戒烟了
不管干什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于是
戒你麻痹的烟
这么爽的事
干嘛要戒掉
有人告诉我
喝酒不好
要少喝酒
我不信
十九岁生日
吹了一斤白的
吐的天黑地暗
钱也别人偷了

喝酒不爽
戒了
我就是想啊
人活在世短短几十年
活的快乐最重要

昨天的朋友圈都在纪念512大地震
看到这些朋友圈
有一丝痛心
同时又感到庆幸
为灾区逝去的同胞痛心
为自己这二十年间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灾难感到庆幸
我无法想象
当我失去我的亲人
我的爱人
我要如何去面对这个世界
很久以前看过一部丧尸电影
里面一个存活下来的警察讲起了他在战场的经历
当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
他首先觉得庆幸
因为他还能站着
为在512大地震的同胞默哀
同时祈祷
这样的灾难永远不要发生在自己亲人的身上

1 / 3

© 杀人凶手月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