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那样的孤独
白天活的像个假面超人
无数个面具在各种场合来回切换
真的独处的时候
却忘了自己到底是谁
渴望爱情却恐惧爱情
直到成年才发现
糟糕的家庭给了我偏离世界观的东西
明知是错误的事情却又改不掉
一天一天的长大
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不堪
觉得我这种人不论和谁在一起都是一种错误
面对社交产生了恐惧
我会变好的

从明天开始

我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梦见你
但是现在我想见你也只能靠梦
现在的你
是酸奶
而我曾经深爱的那个人
她叫邓艺君
直到今时今日
我们已经分手四年半
这四年半
我不知道梦见了你多少次
对于以前的事
我也记不大清了
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在梦里对你说的话
总得见见你婆婆不是
是啊
要是当初没有分手
可能真的要叫婆婆了呢
我是个渣男
这一点我从不否认
不论跟你分手后我喜欢过多少人
我始终忘不掉你
我也很不要脸的对我朋友说过
如果哪天你对我招招手
说我们和好吧
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向你跑去
现在不会了
虽然我依旧很想你
但是我也渐渐明白了
我并不是想你
也不是还喜欢着你
只是过去的回忆对我来说
如鲠在喉
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可怜人
那两年对我来说是我这短暂的二十多年来最美好的回忆
到...

我热爱lofter
因为这里一个认识我的人也没有
我可以随心所欲的想说什么说点什么
从大一开始
疯狂的迷恋游戏
从lol
到逆战
发疯的月半
我用的最久的id
性格使然
我很少能和亲密的朋友形成亲密的关系
高中也好
大学也好
对于朋友我始终不信任
于是乎
大多数时间都是我自己在玩
跑题了
三年大学生活
学习没搞上去
游戏搞上去了
钱也花了不少
逆战几千
lol几千
也快要和游戏说再见了
等真的结束那天
再用剑圣打把人机
再拿rpk打一次大都会

最近这段时间
每天都过的很丧
有时候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很是怀疑
人们究竟是为何活在这个世上
有人会说为了金钱
有人会说为了名誉
有人会说为了理想
大部分拼死拼活
挣一辆车
一套房
生个孩子
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得到了满足
就连我自己都在怀疑
我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
生命不过只有短短的一百年
如果从宇宙的角度来看
一百年也不算什么
几亿光年外的星星
在生命的尽头发出的最后一丝光芒
在宇宙中行走了几亿年
才被现在的科学家所观测到
安定的生活使我胡思乱想
同时我也要感谢现在我所拥有的安定
这段时间很喜欢gai的歌
喜欢他的歌词
世人慌慌张张
不过图碎银几量
百年时间过后
终究是黄土里躺
生命的真理?
生命似乎从来不存在真理
大部分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欲望
他人的欲望
而活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我很怀念我的高中
单纯而又美好
没有那么重的戾气
对生活对未来总是充满希望
从不会向现实低头
从来不懂什么叫现实

以前觉得
这一类型的歌都是无病呻吟
对现实不满对生活不满对爱情不满
大多数国语歌都很烂尤其是近几年
今天逛街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这首歌
觉得很熟悉就搜来听了
是what are words的翻唱
这首歌使我压抑很久的心情得到了释放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我对未来对生活都很迷茫
那种感觉就像打拳击
你的对手却是一个棉花做的人
那种无处发力的感觉
很糟糕
这种感觉快要把我逼疯
家里人的不理解和添乱
自己面对现实的无能为力
很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梦醒了
我回到了一年级的课堂
我可以从新开始

你想她吗

你爱她吗

你恨她吗

我恨她曾经给我那么多美好
我恨她曾经在我孤身一人时给我温暖
我恨她到最后弃我不顾
我曾活在深渊当中
暗无天日
甚至几度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
她的出现
让我对生活从新有了欲望
我忽然想好好的去很努力的活下去
当一个人长时间待在黑暗当中
那一丝光亮
真的像是一根救命稻草
她还是走了
也许是我推走她的
也许是我真的不如他

真的要彻底把她忘掉吗
我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即使她曾给过你莫大的希望也同样使你陷入更深的绝望
在当我想要下定决心时
也变得迟疑起来

就算已经过了这么久
我依旧无法原谅
我恨你
恨之入骨
在我最爱你的时候将我推进深渊
你几乎快要毁了我
并且杀死我
我希望你此生都不会遇到一个爱你的人
并且回到认识我以前的那种状态
我希望你能像毁了我一样毁了你自己
同样的
我也祝愿你
你的余生
你爱上的男人全是渣男
这样
在我们死去后在地狱中相见时
我才能得到一丝慰藉

七夕快乐
也祝我生日快乐

做为一个实在无聊的人
有时候会去思考一些很哲学的问题
我们今天的这一切
究竟是机缘巧合造成的
还是有人替我们安排好的
就像西部世界中一样
我们只不过是别人的玩物
也许
在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
你会说
我今天的一切
都是通过无数的突发奇想和无数的顺理成章所造就的
那么
是什么导致你的突发奇想呢
你脑海里说话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从我们出生起
在未来的那个漫长的时间轴上
我们经历过的所有的事情
我们所有的突发奇想机缘巧合
都是精确到秒甚至比秒更小的时间单位
在这漫长的时间轴上
到了那一个点
父母们一时兴起
做爱
受精
分裂
发育
出生
死亡
都是只是时间轴上上的一条条线段
我们的一生
也只是一条线段
因为没有人能抵御死亡
就像在武林外传中
吕秀才所说的
“我生从何来,死...

1 / 4

© 杀人凶手月半 | Powered by LOFTER